朝鲜无法复制中国“两弹”之路 中国毕竟是大国

院士:优秀人才的精力都被当官和申报各类计划占了|中科院院士|优秀科技人才

原标题:【深度分析】万宝之争,怎样做才能所有人都赢

对万宝股权大战,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谭华杰周一说:“大家不要过多讨论谁输谁赢,我们希望所有人都是赢的。”这个真有可能吗?

一则今天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公告:【关于申请万科A股(000002.SZ)股票继续停牌的议案】,使得万科宝能股权之争再度萌生悬念。

去年宝能在二级市场大举购买万科股票之后,万科董事会由于不愿意宝能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2015年12月18日以资产重组为由停牌,即将期满三个月。对于停牌时间,深交所虽无明确规定,但三个月却是业内默认的节点。继续停牌还是复牌,停牌公司必须给个说法。

根据万科公告,继续停牌议案属于普通决议议案,按照万科公司章程,普通议案只需赢得参与投票股东的过半数表决权,即可通过。如果是特别决议议案,则需2/3多数方可通过。

继续停牌议案能否通过

万科继续停牌的议案会被临时股东大会否决吗?

既然继续停牌的决议通过了董事会,说明董事会里长期持股的大股东们对此无异议。但是不在董事会里的第一大股东宝能会同意吗?短期持有万科股票的机构投资者和散户会同意吗?

那就要看看继续停牌会有什么影响?

从万科与深圳地铁集团的合作备忘录可以看出,停牌后要做的就是万科收购深圳地铁土地资产,完成这件事需要很长时间。

本周二的业绩说明会上,万科董秘朱旭表示,如果周四的股东大会通过继续停牌议案,公司将全力争取在6月18日前披露重组预案并复牌。

备忘录不具法律约束力,也就是说,万科和深圳地铁刚刚达成合作意向,深圳地铁拿出来合作的具体是哪些地块、值多少钱,万科以什么价格、拿出百分之多少的股权来收购这些地块,股权之外是否还要付现金、付多少现金,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备忘录还说,双方正式签署交易文件之时,地铁集团将注入部分优质地铁上盖物业项目的资产进入供万科收购的目标公司。这说明,目标公司的资产目前还没有清理完成。

按照常规节奏,出具完资产评估报告、走完审计法务程序、双方再洽谈价格、达成一致后再经过股东大会投票表决,再完成国资监管部门、证券监管部门、证券交易所的审批流程。几乎可以肯定,完成这些工作,三个月时间是不够的。万科还得再停牌三个月。

对于长期持股的大股东——华润、万科管理层等,这不是个问题。但对财务收益导向的短期投资者而言,这意味着自己的资金被锁定了。

万科本周一公布的2015财报给了股东一个惊喜——每10股分红7.2元(含税),史上最高分红。除去20%个税,所得利润为5.76元。如果持股成本为13元(2015年初的股价),则年收益率为4.43%。这个分红回报并不诱人。

而如果万科尽快复牌,则可以赚取买卖差价,万科停牌时的股价24.43元,如今大盘点位从万科停牌到现在跌了24%,并且万科的重组概念仍在,那么万科的补跌价位应该是18元左右。对13元持股成本的投资人,若能在这个价位退出,就意味着40%左右的收益率(该收益免税)。

因此,短期财务投资者投票前需要思考的是:再等三个月或半年复牌,万科的股价会比现在复牌更好吗?如果不能,为何要让自己的资金多锁定3-6个月?

对于第一大股东宝能,继续停牌又有何影响?

如果姚振华决心要做万科的第一大股东,那他必须阻击万科管理层稀释其股份的企图,投票反对继续停牌,不让万科从容重组。

宝能的钱虽然是借来的,杠杆很高,但按照此前报道,宝能如果发的是一年期为主的资管计划,那么融资成本和还款压力都不会很大。宝能的杠杆融资虽有平仓线,但其持股万科的平均成本15元左右,应对净值0.8的平仓线也应该问题不大。

此外,宝能手头还有多少资金,还能再募到多少资金,甚至手里有没有未被披露的间接持有的万科股票,这些都是迷,也让宝能看起来深不可测。

无论如何,开盘之后就是资本为王。如果宝能手头还有钱,那复牌之后他可以继续增持,坐稳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位置。否则,他只能坐视股价下跌忍受市值损失。

临时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要今天下午5点左右才出来,我们不妨提前点点票。

根据万科2015年财报数据和此前的公开报道数据,肯定投票赞成继续停牌的是:

华润15.23%+万科管理层7.12%+万科长期盟友刘元生1.21% = 23.56%。安邦保险截至去年底持股6.18%,他的态度不很明朗,但根据去年圣诞夜安邦和万科发的联合声明,他支持万科的可能性比较大。23.56+6.18=29.74,离通过议案所需的50.1%还差20.36%。

鉴于宝能系持股24.26%,还需要25.84%的反对票,才能否决继续停牌议案。显然,持有剩下46%投票权的公募私募基金和散户股东,将决定最终结果。(注:以上百分比均为估算数,因为刘元生、安邦和宝能的最新持股比例并未披露,此处所引数据为公开报道的各方最近持股比例)

万科有超过27万名散户股东,他们肯定不会全部参与投票,即便如此,预测投票结果也很困难。我们只能说,鉴于财务投资者唯利是图的本性,尽快复牌符合他们的利益。但即便财务投资者,投票时也不会只考虑财务因素。其它因素,比如更喜欢王石还是姚振华,也会决定投票选择。对于持股不是很多的财务投资者,情况尤其如此。

万科前十大股东

数据来源:万科2015年财报

关键不是停牌,而是重组

那么,议案通不过又会如何?

主动权其实在万科董事会手里。即使今天的股东大会否决继续停牌议案,董事会被迫让股票复牌,但几个交易日之后,万科董事会可以继续以重大资产重组为由申请停牌,这次的批准方不是股东会而是深交所,而深交所没有理由不批准,因此万科和深圳地铁集团的合作备忘录已经公告,确有重大资产重组事宜。

当然,对急于变现的投资人,几个交易日,或许时间已经够了。而宝能若还有弹药,亦可借机继续吸筹。

因此,若继续停牌议案今天被否,对万科管理层当然不利,但不足以决定战局,真正左右形势的,还是万科与深圳地铁集团合作备忘录的落实情况。

从去年12月18日停牌寻找重组对象,到3月11日万科发出《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公告》说该重组事项还存在不确定性,到3月14日万科发出《关于与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备忘录的公告》。可以判断,本次重组肯定是万科的仓促应战,目的就是阻止宝能成为第一大股东。换句话说,停牌的时候,万科并不知道白衣骑士是谁。停牌三个月,万科找到了深圳地铁,再停牌三个月,资产重组才能实质性展开。

如文首所述,首先要完成对深圳地铁土地资产的估值,400-600亿资产的估值,是件相当费时费力的活计。

接下来就是价格了。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五条规定:

上市公司发行股份的价格不得低于市场参考价的90%。市场参考价为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日前20个交易日、60个交易日或者120个交易日的公司股票交易均价之一。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董事会决议应当说明市场参考价的选择依据。

站在万科管理层的角度,首先要确保深圳地铁的股权超过宝能系,同时又不能让深圳地铁领先太多导致一股独大,因此很可能选择60个交易日均价

站在深圳地铁的角度,肯定是按120个交易日均价划算,因为股价最低,同样的土地,能换来更多的万科股权。反过来,若按20个交易日均价折算股比,那万科就能用最少的股权换来深圳地铁的土地资产。

此外,对深圳地铁集团来说,如果万科完全以增发股份的形式购买其资产,不论从运营还是财务角度都不是很合适。

根据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

第四十六条特定对象以资产认购而取得的上市公司股份,自股份发行结束之日起12个月内不得转让;属于下列情形之一的,36个月内不得转让:

(一)特定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控制的关联人;

(二)特定对象通过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取得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三)特定对象取得本次发行的股份时,对其用于认购股份的资产持续拥有权益的时间不足12个月。

所以深圳地铁三年内无法减持万科股票变现,并且未来三年股票的账面价格很难预测,毕竟停牌的时间恰好是股价的最高点。

所以,股份+现金,是深圳地铁最为舒服的方式。这也是合作备忘录里如下表述的来由:“万科拟采取以向深圳地铁集团新发行股份为主,如有差额以现金方式收购地铁集团持有的目标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至于多少股份多少现金,因为万科的目的是稀释宝能股比,令其失去第一大股东地位,达到这一目的,深圳地铁占增发后总股本的20%便已足够。万科停牌前的市值为2700亿,停牌前60个交易日均价下的市值在2000亿左右,深圳地铁注入500亿资产,正好是20%股份。

根据万科2015年报,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270.92亿元。万科有足够的弹药在股份与现金之间求取平衡。

双方达成交易价格后,万科必须将该重组方案提交股东大会表决,按照万科公司章程,该表决议案属于特别决议,必须拿到出席股东大会股东所持表决权的2/3,方能通过实施。

按照之前计算,二分之一的投票表决万科都没有把握,三分之二的成功率就更低。但问题又来了,如同今天的停牌议案一样,哪怕万科的重组议案被股东大会否决了,万科董事会依然可以向深交所申请停牌,深交所也没有理由不同意停牌。而且深交所跟上交所不一样,没有复牌时间的严格规定,理论上,万科可以停牌一年以上。

如果真的停牌一年以上,之前所有的计算都得重新来过。万科管理层及其盟友自然无妨,宝能的资金链肯定吃不消,财务投资人因资金锁定而丧失机会成本,深圳地铁为重组所耗费的巨资也打了水漂,这是一个多方共输的结果。

貌似进入了死循环......

还是得建设和谐社会

在3月14日的万科2015年度业绩推介会上,面对万宝股权之争的提问,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谭华杰说:“我们的方案一定是多赢的方案,大家不要过多讨论谁输谁赢,我们希望所有人都是赢的。”

所有人都赢!这是特定场合的应景之辞,还是的确有实现的可能?

其实,只要姚振华不执念于控制万科,后退一步,便会海阔天空。而深圳地铁此时入局,正好给了姚振华一个台阶下。

宝能可以用自己的万科股票购入深圳地铁土地资产,之后再卖给万科。如此一来,万科得到控股股东地位、深圳地铁得到解决未来发展的合作对象、宝能不仅变现了投资万科股票的收益,不打不相识之后,也可以和万科化敌为友、携手发展。

由于万科和宝能为关联交易方,万科股东大会表决收购议案时,万科管理层所持表决权需要回避,因此议案有通不过的风险,但在一年的关联交易期结束后,宝能再把原属深圳地铁的土地资产卖给万科就没有障碍。按照目前的行情,深圳土地的增值空间很大,一年之后出售,对宝能更为有利。如果不满意万科的出价,他还可以卖给别人。

即使不出售,对于宝能地产而言,这些土地同样价值巨大。

毕竟,宝能是举债买入万科股票,假如错过这个机会,宝能想把手中的万科股票变现,实非易事。以第一大股东身份重组万科董事会,进而赢得腾挪空间借新债还旧债,或者以资产重组方式了解旧债,这些想法当然不是没有可能,但面对王石率团出走另起炉灶的决心,兑现这些想法无疑希望渺茫,多方共输的可能性极大。

更何况,万科刚刚公布的年报再次说明,万科现任管理团队有着优异的经营管理能力,市场很难相信宝能有可能组织起另一支同样优秀的管理团队。

那么,深圳地铁的土地置换宝能手中的万科股票、万科再从宝能手中收购深圳地铁的土地,这个方案对深圳地铁和万科划算吗?

对于深圳地铁,他想实现的目标,首先是与业界翘楚万科合作开发自己手中的土地,其次才是帮万科击退“野蛮人“的入侵。上述方案,能使深圳地铁以更低的财务成本达成这两个目标。

对于万科,当务之急是击退入侵者,上述方案化干戈为玉帛,何乐而不为?

唯一的变数,是宝能不把深圳地铁的土地卖给万科了。果真如此,说明姚振华先生对深圳房地产市场和宝能地产的开发能力充满信心,王石先生完全可以乐见其成。

院士:优秀人才的精力都被当官和申报各类计划占了|中科院院士|优秀科技人才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